鏡花水月

可不可以有个人来哄哄我
虚情假意也无所谓

与七书

Gimlet:

 


这篇写的非常之烂,大家不要看,谢谢


 


到后面每写一个字都想抽自己,写的都是什么东西啊……


 


 


 


#1


小七前十六年的日子里,最愁的事是如何能打得过山南头的二狗子。


 


没料想他十六岁生辰的第二天,就遇到了一桩更愁的事。


 


他在后山小溪边,捡了个人。


入了冬,溪水淙淙,清冷刺骨。小七眼尖,几里外就看见一个人就静静的躺在溪边。凑近了看,手里还紧握了把宝剑,一身玄青锦袍,染着点点血迹,如朵朵红梅在胸前绽开。小七蹲下小心的探了探鼻息,已是奄奄。


 


灰狼叔叔说过,若是有人晕倒在你面前,要先扒了他身上值钱的物件,然后跑的无影无踪。但是如果遇到的是个美人儿,就要用另一种法子。


小七打量起面前的人,五官仿佛玉雕出的,透着一股贵气。双目紧闭,面色清白,衬着眉如远山,羽睫似墨。只是额上不知是冷汗还是溪水,添了几分落魄。


嗯,是个美人儿。


 


小七将美人儿放平,半跪在他身侧,提起一口真气,捏住他下颌,撬开他双唇灌了进去。嘴唇软软凉凉的,小七蹭蹭,再蹭蹭。反复几次,美人儿的胸口终于有了起伏,眉毛紧皱,呛出一口水,仍是未醒。


 


这么一个大活人,见死不救扔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实属罪过,但若把他带回家去……


 


又有何不可?


 


 


#2


林惊羽觉得自己从未离死这么近过,意识陷入了一片浓黑。耳中的轰鸣声断断续续,夹着刀剑碰撞的声音很有节奏的敲在头上,很疼。但他的身子在慢慢变暖,眼前也逐渐有光透了进来。他用了十分力气,费劲的撑开眼皮——先看到的是茅草搭的房顶,再往右一转,是个睁圆了眼睛正好奇的瞅着他的白衣少年,见他醒转,一个箭步凑到他脸前:“你醒了!”


 


林惊羽嗓子里像灌了沙子,费劲的坐起身:“这是何处,你是……何人?”


 


俊朗少年回身拿个竹筒子边倒水边说:“这里是我家,我叫小七,是这狐岐山上的一只狐狸。”走近床边将竹筒递给林惊羽,挑眉看他,“我倒是要问你,你是什么人?怎么会倒在我狐岐山的后溪?”


 


林惊羽抿了口水润嗓,声音清朗许多:“在下林惊羽,乃青云门下龙首峰弟子。”咳了两声接着说道,“奉师傅之命来南疆伏妖,岂料同行之人倒戈叛变,我抵挡不力,受伤从山崖上跌了下来。”


 


小七一笑,唇边两个小酒窝扑闪扑闪:“原来是位修真练道的高人,失敬失敬~”


 


 


林惊羽此次生死一线,拼着底子深厚,再加上小七的一口灵气,硬是从阎王手里抢了条命回来。他强撑着身子要下床,向小七道:“恩人,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。若日后有用的到林某的地方,我必定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

 


小七连忙扶他:“哎哎哎,不用你赴汤蹈火万死不辞,赶紧把身子养好才是正事,快躺回去。”


 


小七的茅草屋里只有一张床,林惊羽重伤初愈,自然不能睡在地上。入了夜,小七在地上铺好了茅草,手垫在后脑仰面一躺。


 


林惊羽见状连忙开口:“恩人,天寒露重,还是你睡榻上,在下睡地上罢。”


 


小七翘起二郎腿,抖了抖脚道:“你安心睡在床上吧,等养好了再说。”又抖了抖,“还有啊,叫我小七就行了。”


 


小七捡到林惊羽的那日是冬月二十九,转眼便进了腊月。靠小七左邻右舍讨些米回来煮粥,林惊羽总算养回来几分精神。只是林少侠面皮忒薄,过了三日好不容易能下地了,死活不肯再在榻上睡,要睡地上,小七见他坚决,也没再跟他拗。老天偏要凑热闹,当夜里下了一场鹅毛大雪,窗外冷风号号,雪花飘飘。林惊羽在地上硬撑着囫囵睡了。


第二日,林少侠果不其然,起烧了。小七伸手一探,脑门烫的能煎个鸡蛋。


 


小七长叹,上辈子他欠这位林少侠的,活该服侍他,将人捞到床上拿被褥捂好,凉水拧了把帕子搭在脑门上。


 


林惊羽烧的糊涂了,时不时喊爹喊娘,还喊些报仇雪恨之类的话。到了黄昏,还未见醒,小七才慌慌忙忙请了云鹤郎中来。


 


云鹤郎中仙风道骨,坐在床边手虚虚往林惊羽脉上一搭:“早上起烧,你现在才来请大夫,是想烧死他么?”又捻一捻胡子,意味深长道:“这位公子内功深厚,暂无大碍,只要把体温降下来,就不妨事。”


 


小七心道,你说的岂不是废话。


 


送走了云鹤郎中,小七往床上看,林惊羽烧的两颊通红,眉毛紧紧皱着,实在让人于心不忍。


 


凉水帕子是不管用了,怎样才能降温呢?


 


他目光一转,望向窗外皑皑白雪。


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


 


 


脱了衣服卧在雪上的时候,一股寒意顺着脊柱直达小七天灵盖,他狠狠打了几个哆嗦,冷风钻进他的每一个毛孔里,刺得他浑身生疼,却值得咬牙忍着。等到全身冰凉,再回去贴上林惊羽的身子,林惊羽烧的像个火炉,不一会就把小七暖热了,小七只能再去冰天雪地里冻一冻,再往林惊羽身上贴一贴。如此几番折腾,到了三更,林惊羽的眉头终于舒开了。


 


第二天林惊羽一觉睡到晌午,睁眼只觉得神清气爽,通体舒畅。小七在一边支楞着脑袋看他,不等他开口抢着先说:“以后咱们俩一同在床上睡着,虽然挤了些,总好过你这么来来回回的折腾,我看着也累。你若是实在觉得心里过意不去,就给我讲些人间的故事哄我睡觉,好不好?”


 


林惊羽带着病容微微一笑,一双桃花眼带了三分春意:“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
 


夜里两人同榻并肩躺着,林惊羽没想到自己三岁就听腻歪了的刘关张桃园三结义,小七竟是目光炯炯的听到了半夜,于是单号讲三国演义,双号讲七侠五义,就这样讲了半月。


 


狐岐山人人知道小七捡了个美人回家,不论是蹒跚老妪还是豆蔻少女,纷纷挤到小七家门口伸着脖子看。林惊羽对着数道目光浅浅笑一笑,一干老少纷纷红着脸跑开,过一会又红着脸送来些瓜果蔬菜堆满了小七家门口。蚕婆婆亲厚,还送来几套刚好合林惊羽身量的冬衣。林惊羽颔首一笑道谢时,蚕婆婆脸上,竟出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,少女的娇羞。


小七看的啧啧称奇,原来长的好看,竟还有这个用处。


 


 


转眼就到了年关,狐狸自然不过除夕,只不过这个除夕不同,林惊羽在,小小草屋里堆满了各种吃食,倒生出几分年味来。小七素来吃米,但自从林惊羽亲自下厨炒了一道茄子,从此,一到饭点,水灵灵的两只眼就赖着他,林惊羽也乐于此道,许诺要给小七做一顿年夜饭。


 


小狐狸活了十六年,第一次过除夕,看什么都好看,看什么都新鲜,坐在桌边,滴溜溜地看林惊羽一道一道的布菜。终于摆齐了八碟菜。


 


“林少侠,”小七咂咂舌头,“你当真是个神仙不成?”


 


林惊羽抽出筷子,弯了弯桃花眼:“我幼时家中遭变,懂事的早,自己总要养活自己。什么‘君子远庖厨’之类的训诫也顾不上了,便学了厨艺。”


 


小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林惊羽看他一双眼黏在葱花炒鸡蛋上,又是一笑,递给他一双筷子:“吃饭吧。”


 


林惊羽自小在四书五经仁义道德里浸泡大,一言一行堪称世家典范。规规矩矩的端起碗,夹一筷菜,吃一口饭,细细咀嚼,很是文雅。反看小七,解开裤腰带,撩起后槽牙,风卷残云一番后,满意的拍着肚皮道:“林少侠啊林少侠,我当真是没白捡你回来。”


 


林惊羽很是受用的一笑道:“你也别一口一个林少侠了,我应该虚长你几岁,你就叫我声哥哥吧。”


 


“嗯,”小七绽开两个酒窝,“惊羽哥哥。”


 


酒足饭饱后,林惊羽与他闲聊:“小七,你父母呢?”


 


小七晃晃脑袋:“早年间就不在了。”脸上一派天真神色,看得人心酸,想来两人也是同病相怜。


 


窗外砰的一声炸开一个烟花,是山下小镇放的除夕炮仗。


 


小七看着窗外喃喃道:“这还是我第一次过除夕……”


 


林惊羽看着他被映红了的脸,小狐狸生的乖巧可爱,招人喜欢,此刻眼底却有了一抹淡淡的哀色。林惊羽想都没想就柔声哄到:“不怕,下一个,下下一个,以后的许许多多个,我都和你一起过。”


 


小七对上他的视线,双眼一弯:“此话当真?”狐族天生媚眼如丝,娇态天成,此刻粲然一笑,林惊羽看得呆呆点头。


那一霎竟是觉得,不回龙首峰,不穿那身玄青道袍,不修那劳什子的仙,也没什么所谓。


他有家了,真真正正的家。


 


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


林惊羽这个除夕过的甚是圆满,辞了旧,迎了新,阖了家,团了圆。


 


 


 


#3


正月里正是走街串巷的日子,往小七家走动的老少妇女更多了。套路都被小七摸了个门儿清:先是进门把身子福一福,眼睛往林惊羽身上瞟一瞟,手里的帕子绞一绞,送来的东西小七吃得甚好。


 


只是有一样,天杀的林惊羽不准小七尝。


那是二狗子的亲姐花花,偷了二狗子亲爹的十七年女儿红珍酿,捧到林惊羽面前,顿时从一干献殷勤的妇孺中脱颖而出。据说此举把二狗子亲爹气得四脚朝天,但又顾念着女儿的姻缘,还是忍痛割爱。


 


小七气鼓鼓问:“惊羽哥哥,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喝酒?”


 


林惊羽扬眉:“等你到了我这么大,就可以。”


 


如此过了半月,时值上元佳节,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林惊羽左手抱个酒坛,右手拎着小七,一个跟头翻上屋顶。坐在檐上,脚下星河璀璨,火树千春妍,清辉映月阑。


 


“真美……”小七此生第一次见这般情景,情不自禁叹道。


 


林惊羽浅啄一口杯中酒,笑道:“改日了带你去花市上看花灯,比这个还要美上一百倍。”


 


小七惊奇的瞪大双眼:“竟有那么美?”


 


实在是天真烂漫,林惊羽忍不住满心宠溺,勾起嘴角道:“当然美,宝马香车,灯笼照的和白昼似的,还有人放天灯祈福。对了,你看过天灯没有?”


 


小七摇头。


 


林惊羽闭目凝神,心里捻了个诀。一盏绛红色的天灯飘飘悠悠浮过黑蓝天幕,接着又是一盏,两盏,愈来愈多,倏忽间竟布满了天幕,同新月和星斗一起辉耀,宛如星河耿耿,银汉迢迢,当真是不夜天。


 


小七看得两眼发直,林惊羽却还笑道:“据说看到一千盏天灯便可向老天讨一个心愿。小七,听我给你数……二十一,二十二……”


 


他伤愈后法力大不如前,但变几盏天灯还是绰绰有余,当哄狐狸玩儿么。小狐狸像是得了天大的恩赐,满脸不敢置信的欢喜神情,看来是很吃这一套。林惊羽心下一片感慨,昔日龙首峰上,一干师兄弟各怀心思,端的一副谦和恭谨的模样,内心算盘打的噼啪响,何曾见过有人以真面目示人?常言道真心无价,没想到林惊羽十余年没见过的“真心”二字,却在一只小狐狸这里看的分明。


 


小七转过脸,一天的灯都在他两只眼里,波光粼粼:“惊羽哥哥,你是这世上待我最好的人。”


 


林惊羽终是明白了周幽王为什么要烽火戏诸侯,为了这一笑,当真是做什么都愿意。他也笑笑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
 


 


过了十五,一眼就望到了春。五九六九沿河看柳,七九河开,八九雁来。林惊羽的睡前故事也讲到了白玉堂三探冲霄楼。


 


小七缩在被子里,只露出一对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林惊羽,林惊羽徐徐讲到:“…………展昭赶到时,冲霄楼已经燃起熊熊大火,锦毛鼠白玉堂就此葬身火海,连根毛也不剩了……”


 


小七抖了一抖,带着哭腔问道:“呜,那……展昭大人有没有殉情?”


 


林惊羽奇道:“展昭为何要殉情?”


 


小七双眼蓄满了水波,眼看要淌出来:“惊羽哥哥,你讲的这个故事……展少侠和白玉堂难道不是一双侠侣?白玉堂死了,展大人自然要~要随他去~~”


 


林惊羽扶额长叹,展昭一代大侠,仗剑四方;白玉堂性情高傲,行侠作义。他原本讲的忠义故事,听在小七耳朵里却成了……成了两人的爱情故事?


林惊羽帮他掖掖被角:“先睡吧,明日讲三国,横竖都是男人带兵打仗,看你这小脑袋还能瞎想些什么。”


 


窗外啪擦闪过一道春雷,小七浑身一僵,一头扎进林惊羽怀里,双手揪紧林惊羽衣角,发出轻轻一个:“呜……”


林惊羽将他扒出来一看,双眼紧闭,皱着眉头,羽睫轻颤,抖得像个筛糠。


又是一声惊雷。小七又缩了缩,小模样十分可怜。


小狐狸原来怕打雷。


 


林惊羽把他往怀里一裹:“罢了罢了,抱着,抱着睡就不怕了,快睡。”


小七在他怀里踏踏实实闭上眼,不一会呼吸平缓,睡脸十分安然。


 


春雷响,万物长。春天终是来了。


 


 


#4


歇了月余,林惊羽只觉得浑身骨头都歇酥了。便问小七,狐岐山上可有什么地方能练剑。小七说,后山倒是有片野竹林。


 


终于出门放风,狐岐山青山碧水,风景秀丽。走在山间小路上,春风携着野花香,沁人心脾。到了后山竹林,旧竹新笋,苍里夹着碧。


林惊羽凝气拔出斩龙剑,剑气凛凛,似有灵性,在他周身游走。


 


剑走轻灵,刀行厚重。林惊羽舞剑,矫若游龙,轻若浮云,劈斩点刺之间自是风生水起。小七看的双目闪闪发亮,待林惊羽挽了个剑花收剑入鞘,颠颠跑上来撒娇:“惊羽哥哥,我也想学舞剑。”


 


林惊羽皱眉驳道:“你学舞剑做什么?再伤着自己。”


 


小七扯着他的袖子梗起脖子叫道:“就是要学!就是要学!”


 


“好好好。”林惊羽经不住他闹,拔出斩云剑小心交给他,再绕到小七身后,左手环住他腰,右手把着他的手,贴在他耳边轻语道:“看好了。”


 


林少侠舞的一手好剑,也调的一手好情。


 


 


 


几个回合下来,小狐狸累的满头是汗,一脚蹬上一块山石,拿着袖子扇风:“这舞剑还真不是好学的,惊羽哥哥,我以后还是看着你舞好了。”


 


林惊羽却故意作弄他,皱起眉头:“那可不成。我看你也有十六了,这身板子单薄的像十三四岁的孩子,何况这才练了几招就喘起了气,实在不像话。从今儿起每天和我一道练剑强身。”眼看小七垮下脸他接着道,“你那是一副什么表情,我青云门的剑法,多少人踏破门槛想学还没处学,我好心教你,你倒苦起一张脸。”


 


小七哭丧着脸道:“好罢。”


 


于是,林惊羽的日常功课,除了给小七做饭,给小七讲故事,又加了一项,教小七舞剑。


 


 


待到春意磅礴,席天卷地而来时,春天已经过了大半,转眼就要入夏。林惊羽觉得自己每日像个姆妈照顾小七起居,很容易惯坏这孩子,也时不时支使他跑腿打水。有时候小七滚到草地里和同伴玩,回来林惊羽拿帕子给他擦脸时,实在觉得自己很像在照顾一个奶娃娃。


 


这天吃过午饭,小七就跑的无踪无影。眼看到了日暮还不见个影,林惊羽决意出门找找。


 


走到山腰处,就听见小七声音朗朗:“你们这些矮冬瓜滚皮球,哪里比得上我惊羽哥哥!我才懒得与你们比剑!”


 


只听另一人道:“你天天口口声声喊他惊羽哥哥,跟在他身后团团转,你莫不是个断袖,喜欢上他了吧!”话音一落便引来旁人哄笑:“噢!噢!小七是个断袖!”


 


小七拔高几个调门道:“什么断袖续袖的,我统统不知道!我就是喜欢他又怎么的?惊羽哥哥比姑娘家还好看,我定要把他追到手,像萧何月下追韩信那样,你们懂什么叫萧何月下追韩信吗?哼!一群蠢货!”


 


林惊羽心里苦笑:我的乖嗳,你断袖还断的如此理直气壮。


 


小七拎着个水桶,装着满满一桶水,一脸无畏的对阵二狗子一帮人,却见对方被自己截住话头,接着满脸惊恐,扭头就跑。小七心道今日发挥很是不错,震住了他们。一扭头,竟见到林惊羽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后,吓得一个踉跄,桶中的水荡了几荡。


 


林惊羽气定神闲道:“悠着点,别崴着。”接着抱起双臂,悠悠说:“你倒是和我说说,萧何月下追韩信,是怎么个追法?”


白白讲了那些良将忠臣的故事,都被这个小狐狸的脑袋瓜想歪了。


 


小狐狸被当场抓包,又羞又臊,脸红的像月季花。低着头不说话,林惊羽上前几步,将小七乱了的鬓发拂到耳后说:“以后早点回家吃饭,知不知道?”见他还是不出声,便揉揉他头顶说:“你要在这儿杵到什么时候?不饿么?走吧,回家,水我替你提着。”


 


小七乖乖跟着林惊羽,一双手不安分的捉住林惊羽衣角,小声问:“惊羽哥哥,什么叫断袖?”


 


林惊羽想到以前在青云门时,也有些师兄弟交往甚密,被其他人起哄断袖的。其中八师弟和十二师弟被传的最凶。一次,有人不嫌事大去问八师弟:“老八,你是断袖吗?”八师弟怒而暴起,大骂一句:“我断你祖宗!”从此不敢有人再提……


 


断袖么,林惊羽也没断过。于是只得说道:“断袖……是说男子之间的喜欢,也是喜欢的一种,没甚么错处。”


 


小七眉开眼笑道:“我还当二狗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肯定没说好词。你也这样说,那我便是断袖~”


 


恐怕全天下只有这只傻狐狸,林惊羽说什么他就信什么。


林惊羽心里软成一汪春水。


 


每日起火烧饭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观晨昏之景,林惊羽颇觉得有些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的淡泊之感。日头渐盛,进了五月,后山的野竹林已经是一片苍翠,郁郁葱葱,林惊羽日日提点,小七的剑术精进不少。哪知道小狐狸不知天高地厚,跟他拆了几招就管他要奖励。


 


林惊羽愤愤捏住小七鼻头:“我小时候练剑,可从来没人给过我奖励。”


 


小七受制于人,瓮声瓮气道:“可是惊羽哥哥不是一直待我最好了吗?”


 


小狐狸真是,越来越会撒娇了啊……


 


 


#5


林惊羽的奖励,是五月初五端午节,带小七下山,去镇上看看热闹。


 


小七打从知道的那一刻起,激动的夜夜睁着眼睛到三更,好不容易睡了,还很不安生的讲梦话,林惊羽凑近了听:“惊羽哥哥,嘿嘿嘿嘿嘿嘿……”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好梦……


 


盼天盼地,总算盼到了五月初五。林惊羽领着小七,一青一白两个身影,晃晃悠悠下山去。山下的南浔是个古镇,白墙灰瓦,不加粉琢。端午佳节甚是热闹,街边尽是些货郎小摊儿,卖些香囊艾叶。小七第一次见这样的市集,颠颠的每个都要凑近瞧一瞧新奇,林惊羽背着手跟在他半步开外的地方,看着小狐狸开心,自己也忍不住乐了。


 


正乐着,却看不远处一个孤苦的布衣老婆婆,弓着腰颤颤巍巍的卖着粽子,本是该颐养天年的年纪,还顶着大日头出来叫卖,看的林惊羽心里揪了一揪。他冲着正瞅着泥人的小七道:“小七,你想吃粽子么?”


 


领着小七走近了摊子,锅里放着墨绿色尖棱棱的几个粽子,林惊羽蔼声道:“婆婆,这粽子怎么卖?”


 


锅里的粽子腾腾冒着热气,老婆婆仍是弯着腰,恭恭敬敬地说:“公子,十文钱一个。”


 


林惊羽却摇头:“十文钱不行。”


 


老婆婆一惊,颤着声音说:“这位公子,这粽子是正宗的青碧梗米包的,十文钱当真不算贵……”


 


林惊羽往怀里一掏,变出两碇银子:“我看这么好的粽子,要十两一个。老婆婆,给我装两个。”


 


老婆婆眼底泛泪,感激不已,一叠声的道谢,拿粗纸包了两个粽子。还往小七袖子里塞了满满两袖蜜枣道:“两位公子真是好心人,老身在这里谢过两位了。”


 


林惊羽替小七扒了箬叶,道:“吹凉了吃,别烫着。”小七捧着咬了一口,糯米颗颗珠圆玉润,如雪化齿间,正咬到一颗蜜枣,甜甜的抬头冲林惊羽一笑。


 


在集市上转了一会儿,太阳正毒,晒得小七有些蔫蔫的。林惊羽看在眼里,便说:“前面有个茶馆,先进去喝点茶,避避日头再走好不好?”小七蔫蔫的点头。


 


进了茶馆,中央一个说书的讲的正热闹,林惊羽挑了张靠边的桌子坐下,抬手要了壶茶,再上了几样茶点。小七歪在座位上,倒了杯茶刚要进口,一个红衣姑娘抱了张琴袅袅娜娜走到桌前,声如娇莺软语:“二位公子要不要听曲子?”


 


小七一下坐的笔直,歪头盯着那姑娘,眼中满是敌意。林惊羽平素不好音律,但见小七这幅斗鸡般的模样甚是有趣,忍不住想逗逗他,便颔首说要。


 


那姑娘眼波流转,巧笑倩兮,坐在林惊羽身边:“公子想听首什么曲子?”


 


小七眼里妒火瞬时烧了起来:“惊羽哥哥,不许你听曲子!”


 


未待林惊羽做声,琴师就施施然开口:“这位小公子,‘哥哥’是世间女子唤情郎的称谓,你既不是女子,这位公子也不是你的情郎,”柔荑玉手往林惊羽腿上一搭,眼睛却看着小七,“听支曲子,又何妨呢?”


 


小七当即跳了起来,狠狠瞪了二人一眼就冲出门去。林惊羽终是憋不住笑,塞给那琴师一锭碎银,追了出去。小七闷头跑,林惊羽在后面一路追:“小七,你可等等我!你惊羽哥哥年纪大了,腿脚不如你轻便,哎,等等我!”虽是求饶,声音里却带着调笑。


 


到了一个僻静之处,小七终于被林惊羽拉住手腕,胡乱挣道:“你喜欢她,就去听她唱小曲!跟着我做什么!”


 


林惊羽笑得那叫个春花灿烂:“谁说我喜欢她?我喜欢的另有其人。”


 


小七气得偏了头不看他。却听林惊羽柔声说:“我喜欢的人,爱撒娇耍赖,到处闯祸,还爱黏我,干个什么他都要跟着,要我教他练剑,要我给他做饭,要我天天晚上给他讲故事,还是个胆小鬼,怕打雷。”眼看着两抹红霞飞上小七的脸,林惊羽接着道:“可偏偏我就是喜欢他,看到他就止不住高兴,去哪里都想带着他。”


 


小狐狸一双手绞着衣角,支支吾吾:“惊……惊羽哥哥……”


 


没心思废话了,抬起他的下巴,找准那片樱红的唇,林惊羽低头就是一口咬上去。头顶上还是正毒的日头,林惊羽的这个吻,却像是汩汩的甘泉,流到小七心里去。


 


谁说他不是我的情郎。


 


 


#6


闹了半晌,听人说天禄街有热闹好看。下山一次不容易,自然不能错过。远远看着人头攒动,望着路边一处阁楼指指点点些什么。走近了看,全都是些锦衣华服的公子哥。林惊羽带着小七挤进人堆里,抬头一看,绣楼上娉婷站着一位姑娘,身姿窈窕,面纱遮着脸,看不清形容。但一双玉手捧着一个绣球。旁边一个胖妇人昂首叉腰,像个茶壶状指点着下面的人:“……我家小姐可是大家闺秀,那些个穷酸的想高攀的,趁早给我走远些……”


 


林惊羽在小七耳边道:“这个叫做撞天婚,那姑娘手里的绣球砸到谁,就要嫁给谁,咱们站远些,别砸着咱们。”


 


却听得那胖妇人叫道:“下面那个不是龙首峰林二公子么!”


 


罩着面纱的窈窕姑娘一惊,玉手一抖,绣球正砸在林惊羽怀里。楼上的又叫道:“绣球砸到林公子了!”窈窕姑娘闻言一把扯下面纱,着实是国色天香,天人之姿。


 


林惊羽一把扯过小七拔腿就跑,后面熙熙攘攘人声鼎沸,还有人在喊:“不好了,那小子跑了!”


 


林惊羽双腿生风拼命的跑,小七被他拽的跌跌撞撞,一路撞翻了无数摊贩。跑出天禄街,林惊羽使上轻功,飞也似的回到家。拴上了门,他背抵着门冷汗津津,小七趴在他怀里,动也不敢动。


 


若只是误打误撞接了绣球,他还不必如此害怕。


那姑娘摘下面纱的一瞬间,林惊羽就看清了她的脸,是位故人。


 


焚香谷,云清窈。


(这人是我瞎编的)


 


#7


水光潋滟,山色空濛,入了夏的狐岐山一片生机勃勃的好景致。小七最喜欢夏日里扑蝴蝶,但是他的惊羽哥哥自打从南浔镇上回来,就一日比一日沉默,笑得也很是勉强,但偏偏又要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。小七隐隐觉得有什么坏事要发生了。


 


 


云清窈再见到林惊羽时,他正在狐岐山的竹林里伐竹子,用的是诛杀了奸邪无数的那件仙家法宝,斩龙剑。


 


云清窈穿着一袭鹅黄纱裙,当真是清扬婉兮,窈窕淑女。腰身盈盈一握,面庞皎洁如月,眉如远山,杏眼含泪,梨花带雨的叫了一声:“林二哥哥……”


 


林惊羽一滞,缓缓站起身来,却未回头。


 


云清窈啜泣一声:“二哥哥,那日天禄街得见,你转身就跑,我与家仆把南浔周边翻了个底朝天,好不容易才找到你,而你,你竟躲在这里,拿,拿斩龙剑伐竹……”


 


林惊羽淡然道:“嗯,削几棵竹子,给我家小七编个藤球玩。”


 


云清窈杏目圆睁,走上两步:“二哥哥,二哥哥你可知道那小狐狸的底细?我已派人调查清楚,他是这狐岐山上的狐妖,既是妖灵,正道又岂能容之,你切不可与他走得太近……”


 


林惊羽目眺远处,一缕炊烟袅袅升上天际,淡淡开口:“在下若不是有幸遇到小七,恐怕早已成了孤魂野鬼。云姑娘与其有兴致在这里编排他,不如回去问问令尊。这次来南疆伏妖,究竟是谁的部下倒戈反水,投敌报信,在下才落得了这般田地。”


 


云清窈花容失色,结结巴巴道:“二哥哥,自你同爹爹的部下一同来南疆,没了音讯,我便寝食难安,一心挂念你的安危,你怎能,怎能如此待我……”


 


林惊羽还是淡淡的,却连正眼也未曾瞧过这位云姑娘,“云姑娘果然是名门闺秀,情深意重。一心惦念着林某安危,还能忍着哀思上画楼抛绣球。”林惊羽收剑回鞘,稍侧回头,“烦请云姑娘从此以后,只当林某已经亡故了罢。”阔步向前,冷冷留下两个字:“不送。”


 


 


六月天,娃娃脸。眼看天上黑云翻墨,卷地风来,一场暴雨就下了下来。林惊羽在雨中抬起头。恐怕再过三日,好日子就到头了罢。


 


到了第三日,天生异象,朵朵黑云直压着狐岐山,林惊羽把小七的脑袋摁在自己胸前:“等会你就躲在我身后,不要出声,知道吗?”小七乖乖点头。林惊羽紧紧闭起双眼。


 


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。


 


一股劲风破竹而来,吹得人睁不开眼。再定神看时,眼前一个玄衣道人,长眉斜飞入鬓,双目炯炯,不怒自威。正是林惊羽的师父,龙首峰首座,苍松道人。


 


小七眼看着林惊羽恭恭敬敬地低头道:“师父。”


 


玄衣道人凝眉道:“惊羽,你在这里。怎么也不传个消息给我。若不是云家小姐来通报,我要上哪里找你?”


 


林惊羽仍是没有抬起头,沉声道:“师父日夜兼程,一定累了吧,徒儿这就给师父倒茶。”


 


“不必了,不过几百里路,为师这把老骨头还没有这么不中用,你即刻收拾行李,跟我回青云门,你齐师兄这半年来一直念叨你……”


 


话还未说完,只听林惊羽道:“师父请恕徒儿恐难从命。”


 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 


“徒儿此生只愿长守狐岐山,了此残生。”


 


“你再说一遍,孽障!给我跪下!”玄衣道长鹰目圆睁,周身腾起了一股凛然怒气。


 


林惊羽笔直地跪倒在苍松道人面前,铮铮傲骨,脊背挺得笔直。苍松道人一甩袖子,双手背在身后道:“为师为了找你踏遍蛮荒之地,云家小姐说你在狐岐,我日夜兼程往这里赶,现在,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?!”苍松道人怒目一扫,看到一边吓得说不出话的小七,抬手一指,喝到:“是不是为了他!”


 


地上铮铮傲骨的林惊羽点了点头。


 


苍松道人气得横眉竖眼,冷哼一声:“孽障!你这个孽障!你是人,他是妖!你怎么能……我今天就要诛了他。”唰的一声,苍松道人长剑出鞘,直冲小七而来。小七大惊,连退三步。说时迟那时快,另一把剑生生把苍松道人的长剑格在离小七面门半寸处,这把剑,小七再熟悉不过——斩龙剑。


 


这是小七第一次见林惊羽与人对招,苍松道人的剑已经是疾如闪电,没想到林惊羽的身法更是快的无与伦比。小七听见苍松道人冷冷道:“林惊羽,你现在是要用我教的剑法,来对付我么。”


 


林惊羽道:“徒儿不敢。”斩龙剑一翻,压过他的剑刃,林惊羽把小七牢牢护在身后,垂下了手中的剑。


 


苍松道人怒道:“林惊羽!天下正道!你还要不要!”


 


林惊羽双目深如古井,不起波澜,沉沉道:“不要。”


 


苍松道人闻言更是怒不可遏,举剑直指被林惊羽护得严实的小七:“就为了他?!”


 


“就为了他。”


 


苍松道人似是怒极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,收了剑,狠狠瞥一眼林惊羽,长叹一声:“师门不幸!”


 


又在屋里转圜了一圈,背过身似乎是不想再多看林惊羽一眼,又是一叹:“罢了,青云门着实欠了你太多。你既心意已决,我便不再劝你。只是此次,不只是为我青云一门,正邪大战,迫在眉睫。你要助力重张正道。你先与我回去,待到天下太平之日,你要走便走,我绝不留你。”


 


林惊羽看着苍松道人的背影,虽还是一样的挺拔,却像是苍老了许多。这么多年,师父也老了。


 


林惊羽垂头:“徒儿遵命。”


 


 


 


#8


林惊羽给小七讲了最后一个故事。


 


汉献帝建安年间,孙策独占东南之地,运筹如虎踞,决策似鹰扬,一时风光无两。而常伴君左的,是孙策的总角之好周瑜。两人携手讨还旧部,渡江创业,盘踞江东一代。建安五年,孙策遇刺身亡,临终前,周瑜许诺:“伯符,我承你十年之约,为你守一方故里。”自此之后,群雄纷争,赤壁烟云,戎马天涯,而周瑜却硬是在乱世中守下了江东。


 


这个故事有些复杂,小七听的蹙起了眉,却难得没有打岔。林惊羽抬手抚着小七侧脸,轻声道:“周公瑾承了孙伯符十年之约,你也承我一个约好不好。”


 


小七看着他,还是那样毫无防备全然信任的眼神。


 


“你就在这儿等我,大捷之日,我就回来。”


 


“惊羽哥哥,什么叫大捷之日?”


 


“就是鬼王宗身死之日。”


 


小七乖乖点头。那双剔透眼里却涌起了许多林惊羽看不懂的情绪。


 


一夜无梦,到了第二天,小七醒时,屋中已经不见林惊羽踪迹。他走了,连带着把小七生活中的一部分也带走了,小七常到后山小溪边坐着,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。他觉得自己就像水底光滑的鹅卵石,溪水潺潺,带走了落花,蜉蝣,浮枝,却没有带走他。他静静地躺在水底,看着时光从自己身上淌过去。


 


 


而另一边,林惊羽刚踏进青云门,苍松道人抬手一道缚灵咒便封了他的法力。林惊羽大惊:“师父!”


 


只听苍松道人冷笑一声,道:“天下能人异士,人才济济,匡扶正道哪里缺你这根葱!来人,把他给我关到禁室,思过三月!”


 


几个青衣身影上来缚住林惊羽,林惊羽还在拼力挣扎:“师父,你骗我!”


 


苍松道人拂袖而去,再没有看林惊羽一眼。


 


禁室小小一方天地,一张床,一扇窄窄的窗户,四面白墙,倒是与狐岐山的小草屋有些相似,但多了三分冰冷,少了十分意趣。前三日里,林惊羽还设法脱身,只是苍松道人实在心狠手辣,不顾师徒情面,绝了他的后路。他也只得日日打坐静修,却忍不住的想:也不知小七现在好不好。


 


林惊羽入禁室那天是六月初七,离正邪两派交战之日还剩下两个月。


 


与他最亲厚的大师兄启程前来看他,悄悄告诉他:“你在狐岐山的事情,我都知道了。我此行要去往狐岐山,若是见到他,可以帮你捎个书信。”


 


林惊羽久不见天日,已是面色如纸,此时苍白的脸上却有了几分神采,喜道:“多谢师兄。”


 


展纸提笔,写下三个字:与七书。


 


[小七:


我自幼时,血海深仇,时不敢忘。入了青云,师父养我育我,恩情如天,处处严苛,我时时恭谨,不敢僭越。


漂流异乡,唯你在身畔之时,才深感人生之趣,竹影婆娑,溪水清凌,山中流光,是我此生最逍遥快活的日子。


萧何追韩信不是因为喜欢,展昭和白玉堂之间也不是喜欢,周瑜承孙策的约更不是因为喜欢。


我与你之间,才叫喜欢。]


 


短短几行字,仿佛已经耗尽了他全部力气。他把纸折起来递给师兄,颤着嘴唇道:“师兄……你将这封信给他看,他要是不懂,烦请你一个字一个字讲给他听……”


 


 


 


师兄走后,林惊羽只能听来送饭的小童子讲讲外界的见闻:三大正派秣马厉兵,势要诛杀奸邪;魔教夜袭焚香谷,重重矬其锐气,局面岌岌可危,再过一月,占了上风的鬼王宗一族内部生隙,元气大损。


 


这局势的走向,委实奇怪,听着明明是魔教先发制人,有备而来,最后却给正派后来居上了。青云门上下沉浸在大捷的喜悦中,连给林惊羽送饭的两个小童子也喜上眉梢,站在窗子底下还在嘀嘀咕咕,林惊羽闲着也是闲着,便凝神细听。


 


“此次正邪之战,倒真是让我青云门白白捡了个便宜!”


 


“要论头等功,还要数狐岐山那头灵狐。”


 


“兄长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!那鬼王宗可是连咱们首座都要让他三分,一只畜生还能将他怎么样!”


 


“井底之蛙见识浅薄!你不知那鬼王宗的姘头最爱些毛团灵宠,那灵狐便化了个名字叫林七,伶俐乖巧,讨人欢心,谁料到那狐狸是咱们首座派去专门去做内应的,里通外合,捣的鬼王宗一族四分五裂。”


 


“兄长这么一说倒真是头灵狐,经此一役恐怕长了不少修为吧。”


 


“哪能呢?鬼王宗难道是吃素的?事发后,鬼王宗抓住那头灵狐,一掌就拍了个灰飞烟灭。”


 


几千根针同时扎进林惊羽胸口。


 


师父不仅骗了林惊羽,还耍了那只傻狐狸。只要事关林惊羽,就什么都信的傻狐狸。


 


那封与七书,他终是没有看到。


 


那一夜凌晨,整个龙首峰都听到一种呜咽,似是极悲的风声,直恸到人心里去了。


 


 


#9


世间事波云诡谲,不可捉摸。


 


第二天小童子慌慌忙忙来向掌门通报时,林惊羽已经提剑直指苍松道人咽喉。


 


苍松道人面色不改,道:“没想到,这把斩龙剑,有一日也会架在我脖子上。”再抬眼望向持剑人,“惊羽,你冲破了缚灵咒,可知道代价几何?”


 


强冲缚灵咒,散尽修为,永世不得再入修仙道。


 


大殿里跑进了急急赶来的一干师兄弟,有人已经喝出声:“林惊羽!你想弑师不成!把剑给我放下!”


 


林惊羽沉声道:“师父,你好心收留,养育之恩没齿难忘,你哄小七入魔窟,夺爱之仇不共戴天。今日我已断尽全数修为,从此往后,便不是青云门中人了。”抬手,剑落。


 


林惊羽转身迈出大殿,每一步都像双腿灌了铅般沉重。有人想阻拦,却被苍松道人抬手止住。


 


“让他去罢,是我对不住他。他一生也就那么一些快活的日子,从此后,恐怕再也不能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世人常道,青云峰上那位林少侠,是位无欲无求,淡泊出世的人,不曾婚配,也一生都未动过情。


 


而普天之下,芸芸众生,到底以何为凭才算真正有过情呢?肌肤相亲耳鬓厮磨作数,日日洗手为君做羹汤作不作数?两姓联姻永结同好作数,夜夜共枕讲传奇话本作不作数?一夜巫山翻云覆雨作数,不辞冰雪以身熨之作不作数?生同衾死同椁作数,上元节给小狐狸数天灯作不作数?


 


狐岐山的竹林,南浔镇的米粽,一声声唤的惊羽哥哥,一招招挽着利落剑花……这些都作不作数?


 


 


次年三月,仙骨奇佳的林少侠断了修为,辞了师门,孑然乘一叶舟南下狐岐。


负手立于船头,两岸春风十里,荠麦青青,桃花满梢梨花白,像极了那人的一身白衣,灼灼风华。


 


小七,我回来了。从此之后,天下之大,林惊羽守着你。


 


朝露晞,芳时歇,杨花落尽,子规啼,不如归去,不如归去。


 


-End


 





评论

热度(27)

  1. 鏡花水月Gimlet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ramenGimlet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bluesucks
  3. 小七哥哥Gimlet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熬夜磕卡钱Gimlet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为什么林惊羽和小七的都是虐文😭😭😭😭
  5. jujujuGimlet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与妻书
  6. 不傻Gimlet 转载了此文字